Ennis(まふまふ痴汉)

业余翻译 まふまふ痴汉 唱见圈

【そらまふ】Marionette dream

まふまふ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名取 光:

人偶paro,都是私设,偏cp向
文笔真的超差
勿代三,勿代三,勿代三
以及严重ooc









mafumafu是很久以前一位技艺精湛的人偶师所打造出来一只最为接近人类的人偶,据说他不仅可以说话,在眼睛之类的细节也如同真人一般。唯一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他的时间是静止的,他的主人对他说他是可以长大的,可是似乎还不是时候,等他能理解到人类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之后,他就会......

他已经不记得下文了,可能当时就没有听见,也可以在岁月的长河中以及把这段记忆冲淡了,但他潜意识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自己要去寻找,寻找自己所没有的,所缺失的那一块碎片。



那是他刚刚被制造出来的时候,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映入他眼帘是彩色玻璃。那是在一个教堂里,他的人偶师是一位虔诚的信徒,他希望自己所信奉的神能看到自己所制作出来的作品。而在mafumafu心里留下的只有那彩色玻璃在阳光下反射出来的彩光。

他的诞生被很多人庆贺,他长得很漂亮,他会与人对话,他有着自我的意识,但是他却不曾知晓其中的意义所在。和他交流最多是那位人偶师,可能是一直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从而产生的寂寞之感让他对mafumafu讲述了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再后来他学会了读写,开始从书本中获取知识。也就因为是这样,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人来访,只为了能见一见这一具精致的人偶。

后来人们可能是意识到了这样的人偶没有存在的意义,他的存在也就被人类所淡忘,在最后,唯一还记着他的人偶师说完那段话之后也离开了他。mafumafu看着闭上眼睛躺在躺椅上的人偶师,用他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就一直这么半跪在躺椅边,很久,很久......最后他似乎理解了人偶师永久地睡着再也不会和他说话了。他离开了那个家,走到了他醒来的那个教堂,看着那五彩的玻璃。

「我的存在意义...吗?」




“喂,醒醒啦,都已经放学了,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mafumafu。”湖蓝色头发的少年站在课桌边轻轻地摇着此时正趴在桌上的少年。
“为什么?”白发少年似乎还有没有完全清醒,稍微侧了下头看到了他,“真的好像啊。”
“啊?”看着他玛瑙般的眼睛,一时有些语塞。
“我是说soraru桑像妈妈一样,哈哈哈哈哈。哎哟。”气得soraru一把把他的头又按回了桌上。
“走了,回家吧。”

在回家的路上两人还一路打打闹闹的,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拖的很长,却始终都没有一个交点。soraru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mafu什么时候能邀请我去你家玩呢,你都来过我家了,我也想去看看朋友的家里是什么样的。”
朋友吗...mafumafu回头看着他,夕阳把他的眼瞳染得更红了,似乎很快要滴出血来的感觉,一丝的停顿后他回到:“对不起soraru桑,我妈妈不喜欢其他人来家里做客,什么时候我自己搬出去一个人住了,那个时候邀请soraru桑来家里做客吧!”他脸上勾起了一抹笑容。“那我就朝这里走了,明天见。”

mafumafu在确定soraru已经走了之后,又绕回原来的路回去了,一路走到了城市边的森林里,走了很久很久,面前又出现了那座教堂,但是外墙上已经爬满了青藤。
在人偶师死去之后,城镇有了很大的改变,人们抛弃了这个地方向现在的的城市迁移了,这个地方久而久之这片地方被森林覆盖,最后只剩下了这座教堂,当初每天都有很多人到这里来参观或是礼拜,这里的彩色玻璃也是因为城镇的大家都很喜欢这座教堂一起筹资建的。
“这么长时间也就只有你陪我了,见证我的出生,陪伴我一起看着这个世界。我在想我和你有什么区别呢,不过就是个会讲话的物品。现在也不会再有人来看我们了,那我们还有存在的意义吗?”mafumafu看着彩色玻璃,还像他刚醒来的时候看到的那样,那么的沉稳,又那么的使人平静。
“就算我现在学会了微笑,学会了撒谎,学到了这世界上许许多多的知识,可其中的意义又在哪里呢?再过几年我又要会森林里呆上几十年了,毕竟不会长大呢。”
“不过那孩子真的好像啊,固执的方面,还是关心人的方面,还有那双感觉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的眼睛,但好像有紧紧地注视着什么,都和父亲一模一样。他会告诉我那段话是什么意思吗,他会给我的接下来的路途附上意义吗?”
他闭上了眼睛。

「真是好长一段旅途啊。」





“mafumafu是真的不怎么和人说话呢,除了我。”午休的时候两人找了个操场边渡长凳,一边吃着中饭,一边看着趁着休息时间来打篮球的人。
“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搭话。”mafumafu似乎对此不是很在意,“我能问个问题吗?”
“soraru桑知道怎么才能长大吗?”
“当然!”soraru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他。“长大就说明自己找到了要保护的人,然后为之付诸行动。”
“就这样吗?可是要是找不到呢?”
“诶!是哦,那就是自己重视的东西吧,大概”
“完全没有解释清楚嘛。”
“我们还小呢,可以慢慢找啊。”
“是呢……还有很久可以去找。”


又过了几年,他们一起进入了高中。
“mafu真的还是这么矮啊,多喝点牛奶快点长高啊。”不知道是什么缘,两人在高中也分在了一个班,还是一样的每天。
看来这次也不行啊,还是没有长大,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找到我缺失的东西呢。“说不定我高中就开始长个子,到时候就比soraru桑高了呢。”
“怎么可能。对了你这周末有空么,陪我去个地方吧。”
“出去玩吗,好啊。”


到了周末,两人带上soraru妈妈为两人准备的午餐一起出发了。他们的目的地是城市中心的一个公园,明明是周末,但是人却不是很多。soraru带着mafumafu走到了一座喷泉的前面。这座喷泉修得很壮观,一般喷泉都是由石墩砌成的,可是这一座除了主要起支撑部分的地方以外,其他的部分都是由形状大小不均的彩色玻璃来装饰的。晚上再打上灯光,这整一个喷泉广场就会变成五彩斑斓的。
“哇,好漂亮啊!像教堂的彩色玻璃一样。”看到它就想起来那教堂里的彩色玻璃,“真是让人幸福的颜色啊。”
“mafu,今天是你生日吧,”说着,soraru拿出了一串项链,“男生之间送这个可能有点奇怪,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你,生日快乐!”
“谢谢...谢...嗯?”眼泪从红瞳中流了出来,“为什么...?”
“你没事吧,不用这么激动吧。”这是他第一次见到mafumafu哭,一直都是带着笑容的他掉下了眼泪,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就是有点太高兴了吧。谢谢你,soraru桑。”
“说起来这个如果向这个喷泉许愿的话并把硬币抛丢弃喷泉的顶端,愿望就会实现。那么寿星许愿吧!”


“今天soraru桑给我庆祝了生日,阿姨做的蛋糕也好好吃啊,今天真是幸福的一天。”回到了教堂,他又开始对着彩色玻璃自言自语,“看,这个项链和你一样,明明应该是透明的,但是在光照下会变成彩色的呢!”
诞生之日被庆祝,这意味着他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他的存在被人肯定了,他将不再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存在,而是开始探寻自己存在的意义,对于未来的路途不再怀疑。“啊啊,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我能一直在你的身边。”

「如果我能长大就好了。」

mafumafu第一次这么渴望自己可以长大,以至于在那之后他每天会去医务室测身高。还一度让soraru以为他病了,动不动就往医务室跑。和他一起的话说不定我就能找到了,mafumafu这么坚信着。的确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快乐,体会到了期待,但是似乎还不够,人类的生活不仅仅只有这些甜蜜的感情。在那之后不久他就理解了。



soraru搬家了。
甚至都没有来得和mafumafu道别,真的是非常的突然。直到班主任说起这件事时他才知道,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他一下子像喘不上气来一样,心脏上有无数的针插在上面。他拖着自己的身体走回来教堂,多想就这样睡下去,再也不要醒来,这样他还能让自己沉睡在和soraru一起渡过的日常里。
啊啊,怎么会这样呢,明明知道终有一天要离他而去,只不过这一天提前了,为什么他会这么难受呢。我所探寻的自己缺失的这一碎片是如此令人痛心的东西吗?为什么父亲希望我得到他呢,谁能告诉我吗?不,以及不会再有答案了,唯一一个人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晚安,希望一切能回到遇到他之前就好了。

「将希望再次丢弃吧,就像以前一样,然后安睡吧。」




“才过了几年怎么草都长这么高了。”一位青年向着森林深处走去,“应该就在前面了吧,时隔五年的再次见面啊。”
教堂彩色玻璃前白发的少年躺在了彩光里,像是胆小的孩子一般蜷缩起来,似乎还在做着噩梦,眼角的泪水似乎都快流出来了。“我回来了,mafumafu。”
人偶他睁开了眼睛,眼眸中倒映着的不再是死沉的彩色,而是如大海一般包容的蓝色,他以前一直注视着的,既陌生又充满温柔的蓝色。
“我可是不会长大的人偶哦,你不讨厌我吗?”
“我早就知道。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偷偷更着你到了这里,这里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啊。”
“为什么呢?你真的很奇怪呢。”
“那么mafumafu,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因为你不是人偶,而是我亲爱的朋友啊”

「因为你不是人偶,而是我重要的儿子啊,你一定会像人类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完整的一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真的很抱歉。」

“嗯,谢谢。”






据说在那之后有人看到过他们,是那一头白发吸引了到了路人,一位青年和一位少年在公园的喷泉前把一串项链抛向了喷泉的顶端,相视一笑后,离开了。
从此再也没有人在城市中见到过他们。








一如既往的作者的废话:
今年也能为小天使庆生真的太好了,你走过的那些时光一定是有意义的,即使别人对你产生怀疑,但也请坚信自己的正确,你身边一定会有陪伴、相信着你的人存在。希望你接下来的一年也能愉快的度过。谢谢你能诞生在这个世上。
其实这篇文是想写一个迷茫的人偶,在寻找自己存在意义的故事,soraru的出现给他原本几百年不变的生活变得充满了颜色。但当他终于以为找到自己的希望的时候,希望却离他而去了。所以最后soraru再去找到他,就是把他从噩梦中拉出来。(我真的写的好烂啊,什么鬼结局,我在写什么啊啊啊啊!)
感谢看完的各位!

翻译:
图一:
作为欺负他人的一方并不是很记得自己做过欺负他人的事

但是作为被欺负的一方却要不得不一生都记着这件事活下去这不是很不公平吗

真是不公平的世间

但是一定我也会有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成为了加害者伤害到他人的情况 这样想着就觉得好可怕啊

想成为温柔的人。

图二:
mafu:做更多更多厉害的事情 成长到可以笑着原谅他们的人吧!
天月:嗯!!!!!人家会加油的!

下一回!

きゅるるん(不是很懂)⭐︎まふ月的大冒险‼️

56話 「天月、死去」

下周大家也要来看哦👶♨️
看吧!幸福幸福💫💕

图三:

我回来了


--------转自推特

翻译:
图一:
很久很久以前
一直想着如果有一个负责玩游戏的我和 一个负责制作的我就好了

但是冷静冷静下来想单纯只是玩游戏的一方真的很过分
而专注制作的一边也很可怜

所以父亲到山上修建草坪
母亲到河边浣洗衣物
在那里飘啊飘飘啊飘

在这段时间里天月这样一个人物出生了
恭喜恭喜(?)

图三:
昨天和kiyo坂田Eve智久一起去看了电影恐怖片
虽然是恐怖片但是面子上表现的很精神所以一点也不害怕

在那之后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要在ins上发照片!被这样拜托了所以点了草莓什么什么的(名字忘记了)

分量好大

--------转自推特

翻译:
和むぎ桑相遇了

--------转自推特

翻译:
图一:
今天19点开始生放送(´≝ ‿ ≝`)!

20点有一个重大通知ー!!

开始YouTube直播、请多指教_(:3 」∠)_好激动啊

图二:
开始ーーー咯!集合ーーーー!!!!

重大发表的感觉的那种【天月-あまつき-】youtube.com/c/amatsuki2525… @YouTube

图三:
【重大发表!!!!】
天月-あまつき-初次日本武道馆公演的录像化已经决定了!!
2018.12.19 发售!

哇啊啊啊啊、那一天的回忆作为实体保存下来啊;;;
还请、请多指教...!

详细信息请看公式HP!→ amatsuki.jp

图六:
【重大的通知📢】
天月-あまつき-
初次日本武道馆公演的录像化已经决定啦!!
2018.12.19 发售!
包括encore在内的全场LIVE以外、
初回限定版里还收录了彩排时的实写录像!
还有今年冬季发售的New专辑和联动企划也一起发表!
详细信息请看图片或者参考公式HP!→ amatsuki.jp

--------转自推特

万圣节快到了~今年我们寝室门口就要挂满小幽灵!
以及是准备送人的小鹿,这个拼装起来真的好累啊,但是真的超级可爱!

翻译:
在个人演唱会的彩排!
休息时间拍的奇怪的视频

明天20点有重要的通知明日ー!!也会开生放送!哦!

--------转自推特

翻译:
图一:
18点有个人巡演的通知

19点投稿视频(´≝ ‿ ≝`)嘿嘿嘿

mafu:推特的时间还有内容都重复了(笑
天月:不要重复啊!?!?!?!?!?!?!?

图三:
天月-あまつき-个人巡演!
的详细发表!!希望大家可以扩散出去哦!

【Loveletter from Moon〜Winter Tour 2018-2019】
门票发售开始!!

●受付方法
・天文部先行
amatsuki.jp
・官方第1次先行
eplus.jp/amatsuki18w-hp

超级的期待!一起玩吧ー!!

图四:
まふ月的合唱ーー!!!

唱歌的方式还有声音都有意识地区分开来了、和声之类的也很好的配合起来了!感觉做的还不错!

( ‘ω’o[尊重爱藏]o

现在就收藏的话就很幸福了(本社比)

【動画】梦的吹奏乐 / まふまふ×天月 【翻唱】
详细请点击视频!

翻译:
图一:
翻译:
图一:
今年也打扰了、还请大家能来看。
作为一年的总结来玩吧

说起来天月info的关注者突破10万了!!恭喜!!!?!?

图二:
已经失去野性了

图四:
‎非常的突然!!!!!!

‎明天18点有一个关于冬季全国个人巡演的通知(´◔︎౪◔︎)۶yeah!

‎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已经有100万的关注者了那是不是应募也回来100万条‎呢
‎可以在100万人的场地里开演唱会了吗?
‎⁦‪#做不到

‎手撑着头睡着了

--------转自推特

翻译:
今天舞蹈也超级开心〜!!
跳了好久ι(˙◁˙ )/YO

みっ君桑的pop-up card超级可爱〜〜〜〜

--------转自推特